让夕阳闪闪发光
来源:  作者:邓安华  发布时间:2019-11-17

文/邓安华

人们,特别是老人们,都很关心一个问题:老了,怎么过?

上海市民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八十岁,也就是说,退休以后还有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如何度过占人生四分之一的这段光阴,的确是一个重大而严肃的问题。

有人认为,工作了一辈子,退休后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了。于是整天沉溺于吃喝玩乐和游乐嬉戏之中,没过多久,就会发现有四个字在等待着他:空虚、无聊。

有人退休后把自己禁锢在家里,在孤独和寂寞中打发余生。

更有甚者,有的老人自贬为等吃、等睡、等死的“三等公民”,整天无所亊亊,浑浑噩噩地打发大好光阴。

我的观点是:应该老有所为,让夕阳闪闪发光!

从少年时代起,我就特别欣赏保尔.柯察金的一句名言,并将它视作座右铭:“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而己。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亊时,不因过去的碌碌无为而羞恥,也不因过去的虚度年华而悔恨”。我在职时按照这个座右铭生活和工作,自信对得起国家、家庭和自己;退休后我仍牢记着这条座右铭,退休生活过得充实而快乐。我还很欣赏那支名为《夕阳红》的歌曲,那支歌把老年比作夕阳,又说夕阳是晚开的花、陈年的酒、迟到的爱和未了的情,不但为人生的老年作了精辟的铨释,也为如何度过老年时光指明了方向:要像晚开的花,为人间带来美丽和芬芳;要像陈年的酒,使饮者感到醇香和陶醉;要为社会、为他人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只有这样才能了却对祖国、对家人、对生活的深深的情。我始终认为生命的价值不在于索取,而在于奉献,在人生最后一程的老年更应如此。在奉献中为社会、为他人造福,在奉献中继续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奉献中度过充实而快乐的老年,何乐而不为?孙思邈101岁著成《千金要方》,司马光晚年完成《资治通鉴》,恩格斯在七十四岁整理出版了马克思的《资本论》第四卷,伽利略七十九岁发表了两篇最有名的天文学著作,爱迪生八十岁以后仍有许多创造发明,我们即使成就不了他们那样的辉煌亊业,也要力争老有所为。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一九九八年退休,至今已有十九个年头。回顾我的退休生活,从未有空虚、失落、孤独、苦闷之感,始终感到充实而快乐,细究起来,主要归功于我力求老有所为之故。退休之前,我就早早对退休生活作了规划,尤其对如何实现老有所为想得很深、很细。我从亊了一辈子冶金事业,在冶金工厂和冶金院校拼博多年,冶金和教学是我的长项,我要在这两个所熟悉的领域继续发热发光。退休初期,我受聘担任两本冶金学教材的主审,尽心尽责地完成了任务,受到有关方面的好评。离开了单位,没有了课题和实验设备,我就利用自己的优势撰写了多篇综述性论文,不但全部在科技期刊上发表,还被许多论文作者选为参考文献。我在工厂和高校工作多年,是一个双师型的知识份子,退休后我为许多工厂和学生承担了大量科技咨询工作。作为一个大学教师,退休后我努力钻研教育理论,结合自己的教学实践,连续撰写了三篇教育论文参加全国教师论文大奖赛,两篇获国家级三等奖,一篇获上海市三等奖。十年前,我又参加了本校退管会组织的老年理论小组,先后撰写了四篇老年理论论文,其中《浅谈退休综合症及其应对》和《退休党员要为中华复兴贡献正能量》分获上海市二、三等奖。出于对教育亊业的热爱,我为原工作单位写了一份长达近两万字的《关于办好上海应用技术大学的建议》,得到校方好评。从小喜欢舞文弄墨,退休后有的是时间,于是重拾过去的爱好,笔耕不缀。先是在校报上发表了一些小文诗歌,继而又向新民晚报、新闻晨报、上海老年报等大报投稿,细细祘来,已经先后在各类报刊上发表诗文近两百篇,有读书心得,有旅行游记,有人生感悟,更多的是叙亊抒情。每当看到自己的文章变成了铅字,那份愉悦,那份激动,非文字可以形容。我还特别热衷于报刊上的征文,以致于妻子讽我是“征文专业户”。从二00一年获新民晚报《飞鸿传情》征文一等奖开始,我先后获各种征文奖近二十次,仅二00五年就先后在《全民健身金点子》、《市民文化节家教家训》、《海上诗咏》、《老年理论论文》等五次征文活动中获奖,被我喻为 “征文丰收年”。中国的古典文学是我的至爱,尤其喜爱唐宋诗词,早就想为弘扬唐宋诗词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心将唐宋诗词的精品一《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和《宋诗三百首》译成白话诗,既有利于国人阅读吟诵,又便于译成外文,可谓一举数得。经过七年艰苦的笔耕,终于陆续写成了《新译唐诗三百首》、《新译宋词三百首》和《新译宋诗三百首》,当时的感觉是,如同从一个山峰登上了另两个山峰,想唱、想笑,还想跳。以后我又陆续撰写了自传体散文《凡人小传》,编写了《湖南省新宁县邓氏家谱》,得到了亲友们的一致好评。退休以后,我还承担了家里的买汰烧和教育外孙的任务,我认为那也是老有所为的一个体现。老有所为还促使我老有所学:退休以来我比较系统地学习了教育、文学和老年方面的理论,通过“能者为师”的方法摘掉了电脑盲的帽子,坚持每天看书读报,这一切,都使我老有所为有了更加雄厚的“资本”。

写这篇小文,决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而是通过事实亮明我的生命观和老年观,供各位老年朋友参考。最后,以今年发表在《上海退休生活》的一首小诗《致老年朋友》作为结束语:密密的皱纹,那是时光的年轮,即使佈满脸庞,切莫长在心上/头上的白发,那是岁月的沧桑,别让丛丛银丝,遮盖生命的光芒/曾经轻快的脚步,已经变得蹒跚,时代在飞速前进,再难也要跟上/思维不再敏捷,精神不能颓唐,即使体弱多病,心理却要健康/陈年的酒甘醇可口,晚开的花格外芬芳,迟到的爱浓郁温馨,未了的情源远流长/让我们放开喉咙,为人生的老年纵声高唱,让我们伸长双臂,迎接夕阳红的壮丽辉煌/

校友总会订阅号

校友总会服务号

版权所有 ©中南大学校友会 湘ICP备050056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