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贵: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新时代楷模
来源:  作者:朱守信  发布时间:2019-11-17

文/朱守信

欣逢母校(原中南矿冶学院)组建67周年之际,向你们推荐一位老校友李文贵同志的先进事迹,将他在我局核工业第二次创业中所作的贡献,以及他在退休后与疾病作斗争中所表现的崇高精神加以点赞,以此文表达母校学子在核工业战线上的不平凡业绩和我们对他的敬佩之意,并以此文作为向母校组建67年及国庆70周年庆典活动的献礼。

一、他的贡献及疾病简况

李文贵同志1943年4月出生于河北省卢龙县卸甲村,今年76岁。1966年9月毕业于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地质系物探专业。因参加当时学院开展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而推迟了分配工作。1968年11月组织分配他到核工业部中南地勘局308大队(现河南省核工业地质局)从事物探工作。他从物探技术员做起,一步步做到物探负责,分队长、再提任为大队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这是我大队从1958年10月组建以来,第一位从野外地质基层单位成长起来的正处级干部。

1986年底,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强黄金生产的决定》,他以此为契机,用战略家的眼光和胆识,及时抓住了黄金地质找矿的有利时机,下决心打一场党政同心、干群同心协力的地质找矿翻身仗。这时,核工业部也下达文件将我大队列为重点找金大队。他更坚定了找金的信心,认为这是改变我大队长期在铀矿地质找矿方面被动局面的最好时机,为此他倡导“队兴我荣”的争气精神,用这种争气精神去调动各类人员的积极性。使我队在找金起步阶段就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人人都关心并参与的找金热潮。在认清形势并振奋精神后,他又多次召开队务会议,与当时的大队长李邦河一起具体研究队伍组建及其部署。他还为金矿找矿快出成果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规定及其奖励制度,很符合刚起步金矿地质找矿的实际,得到了已调入机关工作并有地质工作实践经验的年过半百的技术骨干的积极响应,他们主动请战重返野外地质找矿战场,也得到了各野外地质分队的大力支持。由于以他为首的党政领导班子的决策正确,组织得力,协调得当,我大队金矿找矿工作做到了当年起步,当年提交金矿远景储量的大好局面。

八年找金期间(1987年至1994年),他是我大队的总指挥、总策划,哪里有新的找金线索和信息,都是先到队办、总工办和李书记办公室报告,又能及时将了解收集和化验的金矿分析结果及时返回传达到各野外分队。比如,每当大队化验室分析出一批高品位的金矿结果时,他立即与总工及总工办的管理人员一起查对,若是在新的区域里的找金线索,立即组织技术人员到现场调研。当得知六分队在嵩县瑶沟金矿区1号脉地表取样中有大厚度、高品位的分析结果时,他就及时询问何时何地在哪个单位分析化验的结果,当确认该结果是在嵩县祁雨沟金矿区的金矿分析化验的结果时,他立即作出要求六分队将金矿副样拿回到我大队化验室再分析,当我队分析结果与嵩县祁雨沟金矿区化验室的结果基本一致时,就亲自组织并带领包括总工在内的技术管理人员到现场核实,及时作出调动钻机上马并进行勘查工作的决定,从此真正拉开了我大队金矿勘探工作的热潮。

八年找金期间,他一心扑在找金工作中,经常加班加点,节假日多在基层单位度过,并且总是身体力行,身先士卒,比如他要求领导干部做到的三不怕(不怕吃苦、不怕吃亏、不怕受气),三个管住(管住自己、管住家属、管住身边工作的同志),四个相互(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尊重、相互补台)等措施,他自己能模范遵守。他还经常到主要金矿区检查指导工作,帮助解决工作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在他的关心和支持下,找金工作,既出成果,又出人才,既为国家提交了两个可供国家开发利用的金矿床,又为我局积累和培养了一批地质找矿与探矿及化验分析方面的人才,从而扭转了我局长期以来在地质找矿方面的被动局面,使我局成为核工业部及中南地勘局的找金先进单位。他本人也因此荣获了核工业部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的荣誉奖章和称号。

在任党委书记期间,他又是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干部,他从不接受下级的送礼,从不拿原则作交易,像当时在任的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那样清正廉洁,受到职工群众的一致好评。他在大队政工领导岗位上工作多年,还为已退休干部、老科技工作者及老职工等办了很多实事、好事及难事,比如为原纪委书记彭书岑等一批离退休老干部,在国家政策准许的情况下,解决了他们回家修建住房等问题,使他们晚年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团圆生活;又比如为原大队副总工程师徐巨昌等一批长期要求进步、工作上积极肯干,他根据党的“不唯成分论而重表现”的政策,为他们解决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的问题,使他们在地质生产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还比如为生产骨干宋忠德等一大批家住农村的职工解决了夫妻长期分居而将户口迁移到我们地勘单位的问题,由于农转非问题的妥善解决,使他们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安心本职工作,没有了后顾之忧。

1994年9月,国务院朱镕基总理明确指示,地质队伍要划分为“野战军”和“地方部队”,“野战军”吃中央财政,精兵简政并增加现代化设备,承担国家战略任务;“地方部队”要搞多种经营,分散人员,逐步走向企业化。

根据上级这一新的精神,他在1994年10月29日第三次当选为党委书记后,又提出:“要使我们这个地质队伍即使没有找矿任务,也要能生存和发展下去。从当前形势看,必须走企业化的道路。因此率先提出要准备进行金矿开发,从黄金堆浸开始,再到办金矿选厂”。1995年初,他主持召开并通过了局《九五计划及2010年长远规划纲要》,将矿产品开发开始纳入全局产业规划之中,并开始着手嵩县大石门沟金矿选厂的申报。1995年7月28日,河南省黄金局与我大队在郑州签署了《关于嵩县瑶沟金矿移交三O八大队经营管理的意向书》。1995年10月10日大队向中南地勘局提交了接受瑶沟金矿的报告,1996年1月,大队成立了瑶沟金矿选厂的接受工作小组。但因瑶沟金矿选厂前期巨额贷款和利息问题没有能够得到合理解决而未能成功接收瑶沟金矿选厂,他为此感到非常遗憾。此时,他又得到一个信息河南省西峡县嵩坪金矿点想转让并提出与我大队联合办金矿的要求,他又亲自与总工办技术人员一起去西峡县嵩坪金矿点调研,在看完该矿点的地表地质矿化情况后,他又亲自下斜井坑道调查含金的铅锌矿脉,这时他突然感到四肢无力,全身冒虚汗,上斜井坑道时,每上一步都要费很大气力,在我与常胜桥高工等同志的掺扶下,勉强走到坑口,他脸色苍白,看似得了一场大病,回到队里后,在家里全身都瘫软了,但去办公室还是强打精神,并还参加了中南地勘局召开的工作会议。在中南地勘局和大队的关怀与安排下,他才到武汉市及信阳市医院进行了全面体检,最终确认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当时肾功能的肌酐指数已达到500。1996年5月,坚持开完了大队职代会并作了闭幕式的讲话,他才在医生与姜文成等同志的陪护下,去南京市江苏省中医院肾内科看病,诊断为肾病,经过两个多月的住院治疗,肌酐稳定在300。1996年7月回队后,又满怀激情到办公室上班。1997年他乘车到河南省鹤壁市淇县肾病医院看病,回家后因路途奔波,身体感到疲劳,晚上又突然发烧,在我队职工医院治疗一段后,病情越来越重,又转信阳市中心医院,已处于昏迷状态,并下病危通知书。这时他又在医生与家人陪护下连夜乘车赶至江苏省中医院第二次住院,诊断为重感冒诱发严重酸中毒,心包积水,肺部感染及轻度脑血栓,连续六天间断昏迷后,奇迹般地又苏醒过来,肌酐从900下降到400多,又能站立起来下床了!1998年病情基本稳定,但到年底肌酐又突然增高,1999年初第三次住进江苏省中医院,各项肾功能指数都超标,只能进行依靠维持生命的肾透析治疗,直到1999年下半年住进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2000年元月13日第一次换肾手术后,各项肾功能指标恢复正常。2000年7月24日,他因病提前退休。但两年后的2002年3月下旬,开始感冒,肌酐升至536,尿酸达31.51,经彩超诊断,确定为身体内有排异反应,又住院进行治疗,开始第二次肾透析治疗。2002年9月26日,在郑州市三医院进行第二次肾移植,手术获得成功,时至今日已有17年之久仍感觉良好。另外2003年底,在洛阳市女儿家住时,不幸又将右肘关节摔成粉碎性骨折,这是继1970年的摔断腿后的第二次住进洛阳市白马寺正骨医院,考虑到年事已高(当时年龄为61岁),采用钢纤简单固定保守治疗,结果又留下了后遗症。2011年8月又发展成化脓性骨髓炎,又住院开刀引流,才恢复了健康。由于长期服用环抱素,2004年又双眼出现白内障,2005年双眼几乎接近失明,2006年又到郑州市三院做了复明手术,才能进行正常工作。2008年10月起至2018年10月,他又在体弱多病的情况下,以满腔热情投身到文学创作中去。

综上所述,他的人身经历坎坷曲折,磨难太多。童年时代三岁丧母,大学期间因膝关节炎住院,1969年北大茺农场军训时阑尾开刀,1970年左腿股骨中断骨折。从1996年到2017年间,较长时间的住院达8次(其中一次病危,两次换肾,一次骨折,一次白内障复明,三次骨髓炎开刀)全身留下大小刀口8个,至今仍每天服用体内抗排异的药物。在他多次遭受疾病折磨的日子里,爱心与关怀一直与他相随,这使他深深地感到在多次不幸的病痛中竟有如此多的好人在帮助与照顾自己。这是驱使他为了感恩党组织,感谢同志们和爱人许艳霞的深情厚意而坚强活下来的源动力,也是他晚年创作的源动力。

二、奋斗不止的时代楷模

李文贵同志虽然提前三年退休,在很多人看来,他这是可谓功成名就,可以心安理得地颐养天年了,然而在他看来,退休并不是共产党员的休止符,而是转换工作的场所,是老有所为的新起点。退休19年来,他努力做好文学创作,把心中的想法,把经历过的那个时代中的平凡人、平凡事,把自己的体会和感悟写出来,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启迪。他在近十年的时间里,辛勤耕耘创作,以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编著的《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为榜样,用坚韧不拔的意志力与疾病作斗争,于2008年10月为我局五十周年庆典撰写了4万多字的短篇文学报导《争气之歌》,写出了全队职工的心声和志气,歌颂了找金战线上默默无私奉献的职工和干部。该文刊登在我局五十周年征文集《风雨地质情》中的篇幅之首,局领导和同志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赞许。

2011年6月至2013年3月,将个人一生的经历以回忆录的方式写成20多万字的长篇纪实性文学报告《从小山村一路走来》,书中叙述的不仅是他个人的坎坷经历,更是我们这一代地质工作者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的缩影,读后让人觉得十分欣慰、感动。时任局长(我大队从2000年后,改为河南省核工业地质局)胡龙廷同志为该书写了代序,称赞李书记的胸怀和创作成果,赞他在任党委书记期间讲大局,提倡党政分工不分家,一切以党的利益和广大职工利益为重;赞他讲发展,使我局的三大产业(工程建设、矿产开发、民品生产)走上了发展之路,特别是金矿找矿和开发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成为核工业部、中南地勘局的先进单位;赞他讲正气,他提倡不让老实人吃亏,不让队内形成帮派体系;在用人问题上,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原则,使我局进一步形成风清气正的良好氛围。赞他讲贡献,要求党委班子做到不以权谋私,在工作生活中不占公家的光,不接受他人的礼品,为了我局事业的发展,他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把全部精力贡献给党的事业。赞他讲未来,他关心青年人的成长,培养了许多年轻人,使他们走上了中层以上的领导岗位,主张把高中毕业考上大中专院校的学龄记入分房打分的工龄,目的就是更好的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为了使我局能留住人才。另外胡局长还指出,这本书对我局来说是一部十分珍贵的历史,给人深刻启迪,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对每一个领导干部来说,都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在读了这本书以后,深受教育和启发,认为李书记就是用文学创作的方式在间接地推动者我局的事业发展。

2014年6月—2016年6月,他又用两年的时间撰写了长达35万多字的长篇纪实性文学新创作《放飞希望—那院那年那人那事》一书,该书是特意为河南省核工业地质局建局六十周年而写的专著,是献给我局奋战在河南省境内为寻找原子能铀矿以及多金属矿而勤奋工作的广大地质工作者们,是歌颂并赞扬我局地质找矿以及多种经营产业的发展而做出一定贡献的先进模范职工及其家属们。我和夫人吴文英为能在2016年6月刚打印成册,提前征求意见时率先看到这本书而感到十分高兴和荣幸。我们几番阅读,几番感动,因为他写的都是我们局里的人与事,读后让我们十分感动,好像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地质找矿年代。这本新书,为我局六十周年庆典增光添彩,具有承上启下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指导意义。本书的正式出版,受到各方面读者的强烈反响,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传播正能量的好书。一是书中的内容真实、具体、生动、翔实,让我们读后感到十分熟悉,十分亲切,十分温馨。二是该书详尽叙述我们局铀矿找矿及综合找矿的艰难历程,我局找矿队伍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过程。我局地质找矿对象从单一找铀为主到综合找矿。地质找矿成果从提交小型铀矿床到提交中小型金矿床、中型铅锌矿床、中型稀土矿床(这是河南省首次发现的中型稀土矿床)再到提交大型钼矿床,为我省矿产开发利用作出新的贡献。良好的地质找矿成果促进了我局精神文明建设,该书又详细叙述了我局从核工业部、中南地勘局中的老大难单位转变为部、局的先进单位,从一个后进的地勘单位转变为河南省级、国家级文明单位的过程。三是点赞并颂扬的各类群英人物的先进典型事迹很具代表性,对他们的主要业绩和贡献描写得各具特色,栩栩如生,宛如他们的形象就在我们身边活灵活现,真实感人,给我局提供了地质找矿及多种经营各条战线的学习榜样,对我局未来的事业发展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四是把党的思想政治工作与地勘单位的找矿工作深度融合在一起。提出我局今后的发展,关键在于有一个好的团结干事业的党委领导班子。这个领导班子是个讲政治、讲担当、讲贡献、讲廉洁、讲团结的好班子,这是多么语重心长的教诲。

总之,他的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清正廉洁、勤于学习、心系群众、带病坚持创作的精神,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们中南学子对社会和祖国的一份爱心,值得发扬光大。

河南省核工业地质局退休职工:朱守信

2019年9月5日

校友总会订阅号

校友总会服务号

版权所有 ©中南大学校友会 湘ICP备05005659号-1